拥有海量馆藏却不思进取,泰特美术馆被吐槽了

有一天,我为了写一篇关于英国艺术史的文章去了泰特美术馆,因为该馆自称参观过程如同“穿过英国艺术史”。但很费力地看完展览后,它给我的感觉十分沮丧,仿佛让人觉得,英国艺术自都铎王朝之后就是一堆缺乏创意与美感的烂泥。

 

有消息称,泰特美术馆的馆长艾勒克斯·法夸尔森(Alex Farquharson)即将全面改造博物馆的展览方式,这会不会让情况有所好转呢?我认为并不会,因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博物馆本身真正存在的问题。泰特美术馆似乎一直没有意识到,他们是很有潜力成为英国最受喜爱、最具荣耀的博物馆之一的,只要他们专心在珍贵藏品身上投入热情。

 

法夸尔森打算重新推出前任馆长所放弃的专题展览与说明牌,这也就回到了博物馆开馆之初的风格,即拒绝编年法,而以繁琐的文字说明来拉近观众。然而这样一来,有限的空间被更多文字占据,我们能在馆内看到的珍品就更少了。

 

不知为何,泰特美术馆始终坚持认为,有些大师级英国画家的作品没必要展出,比如威廉·荷加斯(William Hogarth)的英国人物画《六个仆从的头像》(Heads of Six of Hogarth’s Servants)、约瑟夫·怀特(Joseph Wright of Derby)描绘的维苏威火山喷发的壮丽景象,等等。

威廉·荷加斯(William Hogarth)的《六个仆从的头像》

 

约瑟夫·怀特(Joseph Wright of Derby)描绘的维苏威火山喷发的壮丽景象

 

如果泰特美术馆真的重回浅薄的专题分类展览路线,珍品缺失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。我想大概没有人会觉得这种展览风格是成功的。

 

泰特美术馆真正的问题在于,他们根本不热爱自己的藏品。每一次换展,展品挑选者都暴露出他们对于20世纪之前的英国艺术史缺乏了解。或许有人会说,心怀爱国主义就够了,可对于一个以展示都铎时代之后艺术为目的的博物馆机构来说,空有爱国主义又有多少实际意义?

 

我的建议是,泰特美术馆不如调整定位,专注做现当代艺术史,然后把大量现当代以前的珍贵藏品转让给国家美术馆、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之类的综合性博物馆。

泰特工作人员正检查藏品

 

当然,更好的是泰特能够最终成长起来,学会珍惜自己拥有的这些珍贵藏品,珍惜那些出自盖恩斯伯勒(Gainsborough)和惠斯勒(Whistler)、左法尼(Zoffany)和萨金特(Sargent)等大师之手的伟大艺术品。你认为这些都老掉牙了?但这确确实实是英国自己的艺术,并且只要你赏析得足够仔细,它会给你源源不断的惊喜。要是他们只能待在库房或被硬塞进所谓的“专题”展览中,那只会让观众的欣赏变得困难乏味。

 

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。谁知道离开欧盟的英国之后会变得怎样?我们只能竭尽所能地去铭记它以前的模样。泰特美术馆的馆藏中有太多过去的线索,它可以为我们展示从工业革命、奴隶制度到赛马等等各方面的历史。现在泰特最需要做的,就是把自己珍贵的馆藏尽可能地放在展览中,同时点出历史的脉络。若能做好这一点,我相信它会成为十分重要,甚至很有意思的一家博物馆。

 


本文编译自《卫报》,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。

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

编译:黄一汀

栏目主编:章迪思

编辑邮箱:48056615@qq.com

来源地址:拥有海量馆藏却不思进取,泰特美术馆被吐槽了



图片

Contact 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