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特鲁多遇上莫迪,本该擦出的“火花”哪儿去了

有两位国家领导人:一个年轻帅气,所到之处往往受到如摇滚明星般的热烈追捧,还练的一手“孔雀式”高难度瑜伽;另一个年老持重,他会给访客亲切拥抱,发推文送上生日祝福,且被誉为全球最佳“瑜伽代言人”。按理说,他们两位碰面,应该擦出不少友谊的火花吧?可实际上画风却并非如此。
  
民族服穿三天却遭“冷遇”?
  
上周六,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开启为期8日的访问印度之旅。尽管特鲁多全家把印度传统服装整整穿了3天,但似乎没有换来印度总理莫迪的礼遇——首先,莫迪打破了其每逢重要元首、首脑来访都亲自迎接的“惯例”,只派一名部长接机;特鲁多造访莫迪家乡古吉拉特邦时,莫迪也没有出现;18日,特鲁多在社交媒体晒出全家在泰姬陵前的合影时,善用推特宣传的莫迪未对特鲁多来访表示欢迎;最夸张的是,行程都过半了,特鲁多竟还没正式会见过任何印方高级官员……
  

问题出在哪儿?印度媒体猜测,特鲁多访印遇冷,同加方对待印度国内锡克教分裂分子的立场模糊有关。特鲁多原定“约饭”分裂分子的安排,更让他难以被印度人民接受。
  

锡克族是印度少数民族,信仰锡克教,约占全国人口的2%,主要集中在旁遮普邦。其中一部分极端分子一直没有放弃独立主张。在印度国内教派矛盾尖锐的上世纪80年代,锡克教徒掀起“卡利斯坦国”运动。为打击分裂分子,1984年6月2日,时任印度总理英迪拉·甘地下令近7万军警围攻锡克教胜地金庙等40余处据点,造成近千人伤亡。作为报复,两名锡克教保镖于同年10月暗杀了英迪拉·甘地。
  

1985年,暴力事件蔓延到加拿大。当时锡克族分裂分子炸毁了一架从多伦多机场起飞的印航客机,机上329人全部遇难,其中包括许多印度裔加拿大人。调查人员事后称,此举是分裂分子对印度政府袭击金庙的报复。经过残酷的斗争,印度政府最终粉碎了“卡里斯坦国”运动,一些主张进步团结的锡克族人也被纳入印度主流政治。印度前总理辛格就是锡克教徒。
   

时至今日,锡克教分裂主义在印度仍然是个敏感话题。历史的惨痛教训也让新德里始终对锡克教极端分子保持高度警惕。其中,加拿大的锡克教分裂主义分子尤其值得关注。
   

《大西洋月刊》指出,锡克教徒向加拿大迁徙已经有几十年历史,但在印度政府打击分裂主义运动的上世纪80年代,印度锡克教徒移民到加拿大的人数激增。如今,在加拿大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,锡克教徒占总人口的5%,在安大略省和阿尔伯塔省各占1.5%。他们中虽然有很多支持印度统一的人士,但也不乏极端分子。而且,锡克教徒已经在加拿大的政治和公共生活中发挥巨大影响力。加拿大国防部长哈吉德·辛格、左翼新民主党领导人加各米特·辛格等都是锡克教徒。更重要的是,锡克教徒在加拿大选举中是一个关键票仓,任何严肃的加拿大政治家访问印度时,都会去金庙祈祷,展示拉拢国内锡克教徒的姿态。
  
被批对选票“过度关注”
  
如果说,特鲁多在访印期间,仅仅是向锡克教徒展现亲善,博取国内选民支持,本来无可非议。但他居然要与锡克教极端分子“约饭”,这无疑摊上了大事,难怪印度人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  

英国广播公司(BBC)称,加拿大对印事务高级专员原定于22日在德里举行晚宴,特鲁多将出席。在被邀请者的名单上,锡克教极端分子阿特瓦尔的名字赫然在列。1986年,阿特瓦尔曾参与行刺一名访问加拿大的印度部长,险些将其射杀,被加拿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。BBC称,阿特瓦尔20日在孟买参加一个活动,被看到与特鲁多妻子合影。布鲁金斯学会印度中心研究员贾珊卡认为,特鲁多受到“冷遇”是印方在锡克教徒独立问题上向加方发出的明确信号。
  

路透社称,特鲁多对锡克分裂分子采取模糊态度已不是一两天。去年,特鲁多在多伦多出席一个锡克教徒的活动。活动中出现了关于锡克教极端领袖的旗帜和海报(该领袖在1984年被印方击毙)。印度前驻加拿大大使普拉卡什周三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采访时,称特鲁多此举无异于帮“国外的卡利斯坦国运动”站台。“锡克教分裂主义是印度国内十分关注的问题,也是事关印度统一的核心问题,需要印度和加拿大一起解决,”普拉卡什说。
  

目前,特鲁多已经取消了与阿特瓦尔共进晚餐。他说:“显然,我们非常重视这种情况,有问题的人永远不应该受到邀请。”
  

路透述评认为,特鲁多此访对加拿大关键政治地区的少数族裔选票有点“关注过度”。在加拿大庞大而集中的印度裔社区的支持下,特鲁多的自由党在2015年胜选。然而眼下,加拿大的三个主要政党都在极力争取上述社群的支持,为2019年大选积累实力。在此情势下,访印之旅的争议能帮助这位加拿大领导人拥有一个他所垂涎的票仓。“我不知道特鲁多是否认为国际贸易代表团是一场真人秀节目,但我们党可不是。”特鲁多的主要对手、保守党领袖安德鲁·希尔讽刺道。
  

“不论如何,特鲁多在南亚大国没能制造出他习惯的声浪。此访就像一场低速火车失事。”印度智库IDFC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德赫贾说。这位专家指出,加拿大内阁中有四名部长是锡克教徒,但他们中一部分人被视作分裂分子的同情者。特鲁多的访印基本出于国内政治需要,试图安抚加拿大的锡克教徒。这一切使访印之旅受到严格审查,也令成果相当有限。
  

对于媒体和专家的说法,印度和加拿大两国政府正在极力“秀团结”。印度官方称,并没有“冷对”特鲁多,是加方主动要求在特鲁多访问临近结束时与莫迪举行正式会晤。莫迪也在特鲁多抵达印度6天之后于周四发布推文,表示“希望目前为止加拿大总理及其家人在印度度过了一段愉快时光。”特鲁多则表示,此访已促成加拿大和印度公司签署了总价值10亿加元(约合50亿元人民币)的商业协议,他将与莫迪在周六举行会晤。究竟两位领导人能否在访问最后几天擦出火花,值得拭目以待。
   
    (栏目主编:杨立群。编辑邮箱:ylq@jfdaily.com )
 

来源地址:当特鲁多遇上莫迪,本该擦出的“火花”哪儿去了



图片

Contact ME